老藤长篇小说《鼓掌》研讨会在大连召开
来源:当代中国文学网 时间:2009-1-12 14:55:30

2009年1月10日,群众出版社、大连理工大学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所主办的作家老藤的长篇小说《鼓掌》研讨会在大连举行。

与会的有苏州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尧,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新颖,大连理工大学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学昕,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何言宏,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副社长刘国辉,《十月》杂志副主编陈东捷,中山大学中文系郭冰茹博士,《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北京晚报》副刊部主任高立林,《中国青年报》记者李桂杰,《文艺报》文艺评论部主任刘颋,《文学报》副主编陆梅,群众出版社总编助理李国强,群众出版社文艺译文部副主任萧晓红,大连作家协会主席素素,大连作家协会副主席王晓峰等三十多位专家学者。当代中国文学网总编辑、《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应邀参加会议。

研讨会上,《鼓掌》责编晓潇详细介绍了图书的编读体会。

之后的讨论很热烈。学院派评论家一致认为,《鼓掌》不同于一般的反腐小说或官场小说。《鼓掌》不只是停留在故事层面,或满足于故事美学的纠结,而是作者有关政治民主思想的一次集结与激荡。因此,它应该是一部较为优秀的政治小说,体现了作者不满足于精神顺民、思想奴隶,而是在现代社会有着自觉担当的文学责任。而其文学责任又是经由文学想像来完成。这是《鼓掌》高出一般官场小说或反腐小说的地方。

更有三四位与会者谈及小说的细节之美,认为《鼓掌》在细节上的优胜是小说真实有力的很好保证,也因此保证了《鼓掌》的可读性。

人民文学社党委书记、副社长刘国辉对研讨会表示祝贺,对《鼓掌》的故事感予以肯定,对故事的细节尤其称重。他还说到,《鼓掌》本是人民文学社约定的稿件,但群众社的工作更积极一点。他希望老藤下一稿件会落户人民文学社。

大连作协主席、著名散文家素素的发言很具体,很诚恳。她敏锐地指出,《鼓掌》里主要人物之一的程海岩稍有模糊之嫌疑,并精要地指出情节处理上的几处偏差。

与会的批评家、学者及专家对长篇小说《鼓掌》给予了热情关注和较高评价,并对作家老藤接下来的创作热切期待。还有评论家提到,评论界应对老藤特定题材的创作予以更多关注。

老藤,本名滕贞甫,1963年出生于山东即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连市作协理事、渤海大学客座教授。1983年开始在国家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已出版《儒学笔记》、《大水》、《樱花之旅》、《无雨辽西》等专著这四部。曾在北疆风景名胜区五大连池和海滨风景名胜区旅顺口工作多年,先后担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区委宣传部部长、纪委书记、辽西某市副市长等职。现供职于大连市某机关。
群众出版社代表晓潇在研讨会上的发言

谢谢主持人。

都说百业凋敝之际,正是阅读大行其道之时。这或许是肆虐全球的金融危机之时,现代世俗心灵和出版人不幸中的万幸了。因此,请允许我以阅读的名义,向各位谨慎报告政治小说《鼓掌》的阅读体验。

研讨会上,《鼓掌》责编晓潇详细介绍了图书的编读体会

偶尔,由一则获奖消息,我幸遇了中篇小说《双规》及作家老藤。由《双规》及他的作品集群,我得以一窥老藤内心的根据地,知道他是一个在自己熟悉和关注的题材领域自觉地有所担当的作家。我也因此认定,老藤是一位缺少关注的作家,老藤的作品值得期待。

两年之后,公务繁忙的老藤如我之约,也如他内心之约,诞下了《鼓掌》。

应该说,《鼓掌》是一部很好进入的小说。平实而真切的开篇里,就有主要人物纪委书记程海岩和国资委主任牛昕上场,并亮出了贯穿小说情节的核心事由------双规,小说的紧张与对立就此建立起来。

如此迅疾的叙述节奏很是讨巧,足够引发人们对好故事的预期,对诸多冲突的预期。他们希望遇到的是一个腐败高手,有着怎样高超的腐败手段;潜意识里希望刷新他们有关腐败的概念。当然,他们可能最希望看到的,不是程海岩战胜了牛昕,而是牛昕怎样战胜了程海岩,正如现实生活中正义并不总是战胜邪恶一样。

不消说,这样的预期在《鼓掌》里注定要落空。《鼓掌》的可看、可说之点,就在它的出人意料之处。

接下来的阅读里,期待得以另一轮的开始。《鼓掌》到了中段,叙述变得明彻、通透起来。

双规牛昕之时,程海岩意志坚定,颇有不斩奸邪誓不休的坚定。但换届选举在即,当作为候选人的他能否获选与牛昕双规一案的结果密切相关时,他能否本色到底?在美色、金钱、利诱、威逼之前,他能否打得了通关?

阅读及此,本以为到了惊心动魄的关口。不曾想,程海岩却将所有人都闪了个遍。

选举并非期待中的决斗场,并不曾上演预料中的重头戏或是生死大戏。在程海岩,选举不过是他人政治游戏的演练场。他开始奉行的是无为而治,顺势而为。民生、民计因与选举相关,被推到了前台,在小说里获得着力呈现。于此,我们不难感受到作者想要回到事实现场的努力。在故事的写实面貌里、丰富的事实与经验之后,一个不安而躁动的灵魂在《鼓掌》里若隐若现。

当叙述变得愈发凝重起来之后,情节不足成为阅读期待的托付对象了,正如作者并不满足于依靠纯粹的故事美学,悠游于欲望故事之中一样。在故事的背后,闪烁着的一双纯真之眼、跃动着的精神跋涉的艰难步伐,于无形之中偏转了人们全部的阅读注意。这与作者老藤尝试从现实地面上超拔出来,建立一个较为深广的意蕴空间的努力不无关系。

程海岩本可以继续当好顺民的,但对自我境遇的觉悟与深刻自知扰乱了他的心,涣散了他在现行体制之中不顾一切晋阶的为官意志。他曾经的坚定,始终不曾演练为有力行动。他不是一个根本的叛徒,没有毅然而然的决绝之力,不曾对现实彻底背过脸去。

不若将他忘了。思想虽不曾犹疑,行动却也从不曾果断。满心指望他成功叛逃的阅读期待落空之后,阅读似乎要选择对他遗忘。但就是那样温吞吞的一个思考者,却在阅读已然结束之后,尚是面容沉寂,身影孑孓,恍惚在你的眼前、身后。

民主仪式进行之时,如雷掌声中聋了一个人。他是选举民主的真正代表,惟一代表,却成了协商民主的牺牲品。抑或,是他内心求真的意志在自动屏蔽所有非真之面相。

在我看来,“温水煮青蛙”一般的《鼓掌》里,这称得上平地一声闷响了。阅读到了尽头,忽遇神来之笔,让人心一振,不禁要为《鼓掌》而鼓掌了。

惯常的阅读思维里,人们往往试图从小说中寻找作者的身影。在《鼓掌》里,它不会显得太难。阅读进行之时,有一种印象在不断加深――写作在老藤,是对不安心灵的一种克服;有关民主的思考在《鼓掌》里来了一次集结,成为一种激荡――在程海岩这个主要人物身上,寄寓了作者不甘于思想奴隶和精神顺民的思索和挣扎与突围的努力。

正如著名哲学家唐君毅先生所说,有担当的人自痛苦。但愿痛苦思索之下的老藤能早日去除迷茫,去到敞亮的境地。这算是阅读之余想吧。

或许受压于痛苦,《鼓掌》的叙述显得平稳有余,生趣可添,人物性格也缺少了发展的步骤。

识见有限,关于《鼓掌》的优胜与阙如,我就报告至此。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洗耳恭听。请各位专家对这件新嫁衣不避恶、不避美,费心批判。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