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行车到宾利——一个北大学子的创富之路》的作者周华在该书新书发布会上的演讲
时间:2009-12-30 13:23:55

首先我带着非常谦卑与感激的心情站在这里,跟大家介绍这本书和我过去所做过的一点儿事情。为什么说带着谦卑与感激的心情呢,一是在座的有多位非常忙碌的朋友和同事,本来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做,但是为了能够帮助我向大家介绍,支持这本书的出版来到这里。

那么首先我想讲讲为什么要写这本书,还有我自己发展的一个历程。可以说上大学之前,我的人生的动力很简单,当时就是为了给父母争光,只要做的事情能让父母开心就行。我在书中也写到了,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在事业上经历了一个很大的挫折,所以我们家的孩子们在部队大院里都养成了一种劲头,就是不服输,不靠别人,靠自己的本事与努力去吃饭,所以不管做什么事都强迫自己比别人做得更好,比别人多花点儿工夫多花点儿气力。后来我什么事都从中吸取了一些经验。我初三的时候还很瘦小,但我体育特别好,无论是田径还是各种球类运动。初三时我参加学校举办的一个800米跑步比赛,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很难跑的竞赛。你开始跑太快可能很快就会没劲儿了,跑太慢就落下了。我从没跑过800米,就有人说我肯定跑不了第一,因为有个同学每年都练环城赛跑,每年都跑第一。我当时就很不服,我说我一定要赢,在最后一圈时我跑第二,我想这么累跑第二就太亏了,后来我就冲刺,可跑在第一名的看我追上来,他也加速,结果我们俩就较上劲儿了。当时我们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就看谁想争第一。就在这个时候,他先放弃了,结果我就跑在了第一位,得了第一名。跑完后我感觉我差点儿要累死了,但值得,因为我拿了第一名。所以,我觉得人都是有各种能力储存的,最厉害的不是身体,而是大脑。我特别相信中国人说的笨鸟先飞这个词,既然我其他方面不如别人,但只要我比别人多花点儿气力,也许就能超过别人。上大学时,别人晚起点儿,我就早起点儿,我觉得那时我已经没有权利七点起床了。我每天五点就起床,去背单词、查单词,读英文原版的外国文学。当时许多同学都比我的英文好,有的同学已经能搞英文翻译了,但后来我发现只要你努力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直到大学快毕业时,我从没想过财政方面的成功,包括我和我太太从美国回来也没想过去赚钱。当时我们为中央电视台翻译一些外文节目,为一些影片做配音,也没想过财政方面的成功。后来当我们准备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我们的信心来自以前的勤力。当时我就想其他方面我不如别人,但有几个方面我是可以控制的,第一点是我完全可以控制我的勤力程度,第二点是我完全可以控制我的态度。因为我知道人生要想成功,消极的态度是不能带来结果的,只能是积极的态度。很多年前,我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人的一生每天都要迎接挑战——来自外部的挑战,我为什么还要和自己过不去,从消极的方面考虑问题。当时我决定不管出现任何问题,我都要积极地面对,从积极的态度中寻找答案。美国石油大亨、亿万富翁亨利·亨特讲过一句话,你能不能做成一件事情都是对的,你能不能成功都是对的。那么我想消极地考虑一件事情和积极地考虑一件事情用的脑力都是一样的,我为什么不去积极地考虑呢?所以,当时到了澳大利亚,我们既没有永久居留的身份,也没有钱,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事情,我们就带着过去的经验和孩子般的天真觉得一切都有可能到了澳大利亚。当时我就和我太太说,五年后,我要给她买一辆奔驰和一套价值100万的房子,可当时我还连钱怎么挣,多长时间才能挣到都不知道。但是我想在澳大利亚这样的社会里,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只要你肯努力,五年没做到,哪怕六年、七年,结果我是一定能达到的。当时我对我太太说的房子和车,不是白日梦想,而是一种无条件的承诺。然后我们就去奋斗了。

刚到澳洲时确实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没做过,又没钱。当时我有两个同学先来了,在那边洗盘子,他们就说你现在应该把架子放下来,你已经不是外交官了,到这边开始都得洗盘子,做帮厨。有一天,我向当地我认识的一个名字叫做约翰逊的成功商人请教,我问他我是中国名牌大学毕业的,除了英语什么也不会,但浑身是劲儿,像我这样的人能成功吗?他说当然能成功呀!我又问怎么才能成功呢?他讲了三点,第一点,在思想上永远要走少数人走的路。因为生活当中95%的人对于成功和致富是没有答案的,不要跟着他们走。第二,在你面对人生当中的一些选择时,如果你身边的亲人或朋友给你说什么,千万不能听无结果的人的话,一定要听有结果的人的话。第三,尽快在一年内赚10万澳元,这是一个心理障碍,当你过了这个坎儿,你就会看到20万、30万、50万……我就是按照他说的这个角度起步的。当时我找工作没经验,而又没有我喜欢的有面子的工作,所以我就从既定的结果去找,看哪个工作年薪能在10万澳元,而又要我。那时澳洲经济萧条,唯一能挣10万的,并且我可以做的就是销售,不要经验,一年还可能赚到10万。我就是这么起的步。从1991年到1998年,是我原始积累走弯路的一段时期。从那以后我就没再问过什么成功的人,就是一门心思地赚钱,因为我觉得钱赚足了,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过了七年后,我没有做到,尽管收入一直在增加,可是周边的朋友基本收入都在几十万元,比一般人强一点儿,没有做到更好。当时我就想能不能一年赚100万澳元,或许到那时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怎么去挣,多长时间去挣,还是一点儿概念没有。到了1998年,我还没有做到一年挣100万,但我没有放弃,我意识到可能是我思想的局限,因为我所有的招数都使出来了,可还是没有结果。

1998年1月份是我的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那时一年收入50万元以上,已经很不错了,两辆大奔、一辆宝马,房贷也还清了,还有一些钱可以投资,但我却感觉离一年挣100万的目标越来越远,因为那时我真的已经黔驴技穷了,同时我觉得越干越累。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地产讲座,讲地产投资的问题。我遇到了一个移民,我们同时来的,七年后他在那里做讲座,他讲他有20套房子,而且开着一辆全新的宾利,50万澳元一辆,我就问他怎么做到的,后来我才了解到一个人在打工赚钱的同时还要学会投资,就是一手赚钱,一手致富,因为光是自己干挣得永远都是有限的,你再干,也不会有多少积累,必须要在自己干时运用一部分银行的钱进行资产投资。因为看到他有结果,我想起约翰逊先生说的要跟着有结果的人,所以那一年我买了七套投资房。我胆子比较大,认准的事情我敢做。当时澳洲华人圈里没有这个意识,就是买房子自己住。还有一些香港、台湾来的移民很瞧不起我们大陆去的移民,怕我们丢脸,因为他们是带着钱去的,我们没有钱。可我当时就和一个台湾朋友打赌说,等十年十五年以后我们大陆移民一定会超过你们。后来我就把自己的生意停了。有时退一步,可以向前走三步五步,但很多人不愿意不敢放弃现有的平台,可退一步有时可以前进很多步,于是我就放下身份去给别人打工。当我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以后,我就想要帮助更多的华人走上致富的道路。所以我的想法从最初的为父母争光到提升我们华人在海外的地位,如何把华人在澳洲从主流社会提到进入上流社会。

我的经验告诉我,当你改变了你的思维,改变了你的行为方式,就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想法改变了,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我想把自己了解的这些告诉年轻人,告诉他们如何才能少走弯路。有人问我,周先生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我说有朝一日我想回到中国教年轻人如何创业,可我又不想空讲。所以我一直在摸索在尝试。我想通过自己的实践,告诉任何一个有志向的人不要随遇而安,随波逐流,完全可以按照自己设定的目标去实现。我把人生的理想比喻成占山头,想一步登上顶峰是上不去的,必须要一个一个山头地占,比如没挣过10万,先挣10万,挣过10万就离20万近点儿了。人的一生的经济收入可以划分为四大台阶,10万是一个台阶,大部分人是上不去的,10万到25万是一个台阶,25万到50万是一个台阶,50万到100万是一个台阶,100万再往上就很容易心想事成了。所以希望这本书能够传递一个信息,就是任何一个人,只要你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就像汽车里的卫星导航器,只要你输入准确的地址,它总会带你找到你想要到达的地方。有时可能会走点儿弯路,有时可能会换个渠道,但如果你不清楚自己人生中想要什么,那就无所谓了,走到哪算哪。就像我书中写的一个美国石油大亨福特讲的一句话,人生要想达到很富有很成功,必须要清楚在生活中你想要什么。我想有一天我可以带领100万中国的年轻小老板,每个人为社会能提供10到20个就业岗位,那么就是1000万到2000万的就业机会。我们除了自己做事业以外,还希望有一些社会效益。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讲,如果一个企业只为了赚钱不是一个好企业。最成功的企业都是有社会意义和社会价值的。

最后我想说说为什么选择书名叫《从自行车到宾利》,因为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汽车,另外一点我发现人生在不同阶段要选择不同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到宾利我换了几辆不同的车,所以我把它比作我在人生不同的奋斗阶段。我觉得中国的13亿公民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义务,有一个梦想。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首先在生活中要确定你想要什么。当你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就会由社会由别人来决定。当别人来决定时,结果往往都不是最理想的。我们最想传递的信息是,我们应该知道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想要什么,然后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实现,也可能花的时间会长一点儿,也可能需要走点儿弯路。另外,如果你自己没有答案的时候,一定要找师傅,并要找好师傅,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他,这样才能少走弯路,事实上,人们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有师傅。

再次感谢在座的每一位朋友对这本书的关注,我也希望能把我们的好消息积极地传递给读者,最终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这本书让更多的有着人生梦想的人们的生活和事业变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更加灿烂,那我这本书写得就非常值得了,非常感谢大家!(记录整理:李国强 刘黎)